欢迎访问:老司机在线视频94lsj-老司机视频在线观看LSJ-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夫人成为我的情妇

夫人成为我的情妇

月神号和海星号一直同行,在到达阿伯罗和斯岛(位于南美巴西外海)后,海星号要停锚进行补给,我们则因为之前为了躲避阿拉伯海盗而延迟了预定的航行进度,再加上我们所带的食物和饮水也比较多,所以哈伦先生和菲德列船长决定继续前进,希望能赶上预定的进度。

  和海星号分手后,船程朝向崔斯坦。达。昆哈群岛(位于南大西洋),数日之后,我们到达这个群岛所在的纬度,但是却没有发现它们。

  这个消息立刻引起一阵骚动,因为我们原本预定要在崔斯坦。达。昆哈群岛进行补给,虽然船上的饮水食物还算供应无缺,但食物的份量就比较紧急,船长下令从今天起每个人的份量减少三分之一。

  西北风将船吹向东方,往好望角的方向吹去。船务会议决议在抵达好望角后再进行补给。我们保持这个方向相当长一段时间,食物也越来越缺乏,幸好后来出现黑色斑纹的海鸥,水手们用纷纷木棒打下来,除了拿来吃之外,也把牠切成碎片,涂上猪油装上鱼钩做饵,很短的时间就钓到一些鱼。

  见到海鸥就表示好望角已距离我们不远了。我们往北看去,见到一片陆地,那正是好望角。不过正当我们要接近时,该死的葡萄牙人竟然破坏国际间的协议(任何国家的贸易船都可以在好望角进行补给,即使两国正在交战中),竟然从陆地上开炮攻击我们,我们当然也开炮还击。

  不过因为我们的加农炮火力不及葡萄牙人的大炮,只好放弃登陆的意图,决议让船航过岬角而不停留。

  (之后我想,葡萄牙人之所以会破坏协议,可能是得知海姆斯上尉在我们船上的缘故,想要一报多年来的宿仇。)虽然无法进行补给,不过航程还是必须进行下去。这时候新鲜的食物已经吃光,饮水也即将见底,船员代表来到沙龙,表示已经有三十几个人病倒,而且每天都有新的人增加,坏血病的情形开始在水手间蔓延,要求将船只尽速靠岸进行补给,否则即将会有水手死亡。

  最后我们在雷尼昂岛投下了船锚。一些生病的人从他们的床上爬起来也想登陆。哈伦先生派出单桅小艇前往视察,发现许多陆龟和蓝田鸽,岛上并未住人,也没有其它船只靠岸的迹象。

  水手们相互扶持登上雷尼昂岛,许多生病的水手对我说:“只要闻到陆地的气味,我们的病就好一半了,现在登陆了,我们的健康几乎就像是在家里一样的好。”

  水手们开始搜集食物,有的补抓陆龟,有的前往内陆的湖泊抓鱼,有的走入林中想要寻找水果。船上也在忙着,水手打开所有的炮门和枪口,以便使舱房能吹进新鲜的空气,之后尽可能的将船倾倒,将附着在船底的贝类以小灌木和刷子擦洗干净,以防止牠们钻入船板,造成漏水。

  我们总计在雷尼昂岛停留了二十一天,我们有了充分的食物和饮水,水手们的健康也都已经完全恢复,于是我们重新升起船帆,扬帆航行。

  在到达巽他海峡后不久,发生了一件难以料想的火灾,火灾所引发的一连串痛苦让我至今余悸犹存。

  事情要先从我的工作说起。商务员在还没抵达目的之前,在船上基本上是没事做的,除了偶尔参加船务会议,定期审阅航行日志和清点船上的货物。由于我的身份只是实习员,船务会议上没有我开口的地位,航行日志里一些机密数据也不是我能知道的,所以落在我身上的工作,也只有每两个星期一次的清点工作。

  这一天,我做完货物清点的工作后,来到储酒室里,顺便点一下酒剩下的数量(船长临时交代的,最近他发现有一些水手偷酒喝),这时,一个叫做巴德的酒吧助手,依照过去的惯例,在每天下午带着小容器进入储酒室,将容器装满白兰地,以便在晚餐发给每位水手半杯酒。

  他带着一盏蜡烛,将烛座插在一个桶子上。我们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进行着自己的任务,他突然叫了一声:“着火了!”

  我转头一看,只见一桶白兰地开始着火(可能是他不小心撞倒了烛台,烛蕊落入他斟酒的酒桶里),火势立刻烧到桶外,然后迅速的延烧到下一层甲板铁匠的煤炭间当中。

  接下来的情形我不知道该如何有条理的描述,我只记得我立刻招来好几个水手帮忙灭火,可是火势非常迅速,蔓延了整个储酒间,更糟的是,被浇灌的煤堆冒出了大量的浓烟,我的视线几乎被完全遮蔽,好不容易才找到舱门逃出来,接着我听见哈伦先生和海姆斯上尉激烈的争辩着。

  哈伦先生要求将火药抛出船外,以免火势引燃了火药,而海姆斯上尉则反驳说,没有火药的话,要是遇上了敌人要怎么办?

  火势已经逐渐失去控制,而且浓烟密布,舱房里的水手纷纷逃了出来。有的水手忙着取水灌救,有的则开始放下单桅小艇和救生筏,准备要逃离这艘陷入绝望的船只,就在这时,炮舱的方向传出爆炸声,船身猛烈一震,许多人都被抛入水中。

  这时所有的人都已经放弃抢救,争先恐后的想要登上救生筏,我拉着哭天喊地的哈伦先生(我想他会遭到公司的降级处分),抢上了挤满人的救生筏,就在我们划离月神号不远,一声宛如天罚似的巨响在我们的耳边爆发,一股炙热的空气吹在我的脸上,把我的头发都烤的卷了起来。

  我眯着眼睛看着冲天的火光,月神号被炸成千百个碎片,木块四散乱飞,猛地一块碎片朝我的方向飞来,我急忙转头一缩,不过还是慢了一步,只觉得一阵火辣疼痛,一片尖锐的木片刺入我右眼下的脸颊,所幸刺的不深,并没有伤到眼睛,事后经过治疗只留下了一道约一寸长的疤痕。

  四艘实时脱离月神号的救生筏和小艇聚集在一起,我们清点了人数,只剩下七十六个人,损失了约四分之三的人。菲德列船长抱着一根桅杆,在海上漂流了一阵子后被救起,而可怜的海姆斯上尉,为了抢救还没离开月神号的士兵们,英勇的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当天晚上,我们在船的残骸边过夜。早上,天刚亮的时候,我们在附近寻找残存漂流的食物,幸运的搜寻到一些腌肉、起司和湿了的面包。船长和第二领航员(第一领航员也不幸葬身大海)试着寻找罗盘或是分度器,不过都无法找到。

  船长下令把船桨收进来,在还没搞清楚方向之前,胡乱的划桨只是徒然浪费力气,并要水手们脱下身上的内衣,用来当船帆,并用船边的挂绳做成帆索,搭成一面风帆。我们整天漂流在海上,靠着天象航行。我们利用晚上的时间航行,但是晚上非常冷,以致于每个人都直打哆嗦,但是白天的气温却又非常炎热,几乎要把人晒干。

  经过六天的的漂流,仅存的一点点食物吃完了。饥饿或许还比较容易捱过,但是渴的像要着火的喉咙却令人无法忍受,船长不时要制止一些几乎发狂的水手想要喝海水的举动。有的人切下自己的鞋尖,放进口中咀嚼,希望能够藉此分泌口水,来减轻口渴的感觉,也的人还开始喝自己的尿。

  我也跟着这么做(只要它能减轻我的口渴,我什么都愿意做),但喝到后来变的很不舒服。

  这一天晚上,天空下起大雨,水手们都仰天张大了嘴巴,猛喝着雨水。船长下令放下船帆,平铺在小船里面,用船帆来接雨水,并收集到两个小木桶中,以备以后饮用。

  雨下到半夜才停,我们虽然解了渴,但随即而来的寒冷却更让人受不了,每个人都缩着身体,借着彼此的体温来取来。

  我和哈伦先生抱在一起,我的牙齿冷的直打颤,觉的好像有点发烧,不知过了多久才昏沉沉的睡着。

  天刚亮,我就听见有人高兴地喊说:“同伴们,快起来吧!陆地!我看见陆地了!快点起来吧!”于是所有人都开始划桨,朝陆地的方向前进,并在约一个小时后到达了陆地。

  船长跪下来亲吻土地,并高声赞美上帝的恩典和仁慈。水手们开始寻找食物和饮水,他们找到了许多椰子树,却无法找到淡水,于是我们喝了许多椰子汁解渴,然后吃椰肉充饥,不过因为吃得太多,有许多人都闹肚子痛,直到肚子得到解放之后,先前的痛苦才消失。

  我们朝内陆走,当先的几个人发现了一个土人的村落。他们回来报告说,听见土人所使用的话言是马来语,于是船长就派出了三名待过东印度,通晓马来语的人过去交涉。

  我们一群人被土人领进村庄,土着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说我们是荷兰人,并问这里是哪里。土人比手划脚的说着,我完全都听不懂,所幸哈伦先生懂的一点马来语,向我翻译着土着的话,这里是苏门达腊,往下走(其实是往南)是爪哇。

  我们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好不容易凑了八十个里尔,向土人交换他们提供的食物。我们饱餐一顿后,开始考虑前往爪哇所需的补给,我们向土人提起我们要到巴达维亚,并说到杨。彼得森。库恩的名字。这时土人的神情一变,原本和善的态度变的非常凶恶,并转身离去。

  我立刻想到,这位现任总主管—─未来总督的热门人选—─对土人一向非常严酷,动辄屠灭整个部落,该不会这个村庄也曾经遭受过到杨。彼得森。库恩的恐怖手段?

  船长也发觉得情况不对,有越来越多的土人聚集过来,手中握着各式武器,有弓箭,有长矛,也有斧头和铁耙。船长当机立断,下令所有人撤退,雷尔森中士指挥着士兵殿后,我们迅速的朝上岸的方向奔去。

  大约有二、三百个土人在追逐我们,他们嘶吼尖叫着,不停对我们发射弓箭和投掷长矛,只要一有人落后,立刻就有斧头劈落。我们登上救生筏,急急忙忙地让船启程。一些土人试图攀住船舷,想要强行上船,水手们就用船桨敲破他们的脑袋,并夺过土人的斧头和长矛,再有想要登船的土人,就把他们杀的肚破肠流。

  船至外海,我们总算摆脱了土人的攻击。我们再度计算人数,发现我们失去了十六个人(愿上帝安息他们的灵魂),有的人是在村庄被杀,有的是在逃跑时落后,有的是因为来不及登上小艇,被我们所抛弃(我很不愿意这样说,不过要是我们不抛弃他们的话,恐怕我们全部都会被土人杀死)。

  唯一值的高兴的是,在逃跑的途中,有些人顺手摸了几袋米和八只鸡,总算稍微有了一些补给。

  我们顺风沿着海岸航行。幸存的六十人和仅有的一点食物,船长很谨慎的妥善分配着,不过没几天还是就吃完了。我们再度登上陆地,水手们立刻分散开来寻找食物,不过不敢再太深入内陆,以免又遇上了敌视荷兰人的部落。

  不久,船长宣布,借着观察山的形状和走向,他可以确认我们已经进入,并即将通过巽他海峡,“非常接近”我们航程的终点巴达维亚了。

  我们集合好了人,依照船长所指的方向航去。天黑后不久,我们在远方的海面上发现火光,水手们都放开喉咙大吼,希望能引起注意,不过哈伦先生却担心如果是土人的船只,岂不是自投罗网?所幸那是一艘欧洲船只,也不是敌对的葡萄牙船,几乎令人难以相信的幸运,她竟然是海星号!

  彼得船长热烈的款待劫后余生的我们,谈到月神号的情形,菲德列船长欷嘘的说着和海星号分手后所发生的种种惨事。

  哈伦先生问起海星号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彼得船长解释说,海星号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抵达东印度,奉总主管的指示,担任巴达维亚和占卑之间的运输工作,目前正载着满舱的香料要返回巴达维亚,而伯多先生和米汉上尉则奉派加入孔雷理斯。雷尔森的舰队,前往中国寻找通商的机会。

  三天后我们抵达巴达维亚(在漫长的十一个月之后),哈伦先生、菲德列船长(当然我也跟着去了)必须前往总督府报到,而船员们则被分配到其它船上。

  我们换上了新的衣服,被领到总督府的大厅,没想到出来迎接我们的竟然是总主管杨。彼得森。库恩,还有他的妻子库恩夫人。

  在库恩夫人的解释后,我们才明白了总督最近因为病重无法起身,所以由总主管代行职务。

  库恩先生不像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冷酷和高不可攀,他温和的听着哈伦先生的报告,在听到海姆斯上尉坚守岗位,英勇殉难的时候,甚至流下了眼泪。他没有指责哈伦先生和船长的失职,反而称赞我们能够沉着的率领残存的船员平安抵达。

  当库恩先生听完一切后,他邀起我们一起共进午餐,库恩夫人亲切的招待我们,马来人仆役不停的端上我从来没吃过的热带食物,并且喝了许多酒。库恩先生说起共和国在东印度发展的情形,谈到葡萄牙在此地的影响力已经大大减弱,而曾经友好的英国则成为新的对手。

  虽然还没撕破脸,但彼此的关系颇为紧张,我们则向总主管说了,我们出发时国内的政治情势,共和国在美洲开拓了新的殖民地,不过国内的宗教纷争却有越来越激烈的情形。

  我们在巴达维亚待了六天后,库恩先生为我们任命了新的职务:菲德列船长获得一艘新船,现在他成了“多特少女号”的船长,哈伦先生不但没有遭到降级处分,反而升任万丹商馆的长官,而我则成为合格的初等商务员,留在巴达维亚城内,协助处理和中国商人贸易的事情。

  时间过得很快,我来到东印度已经三年了。我晋升为高等商务员,总管本地中国商人贸易的事宜,并且娶了珍妮为妻(她是公司从国内孤儿院买来的众多妇女之一,运送来东印度做为职员的妻子),有一个一岁半的儿子,而在上个月,珍妮告诉我她又怀孕了。

  我持续和菲德列船长和哈伦先生保持通信。虽然和公司签的合约已经到期,但是船长说他已经离不开大海和东印度了,而且也娶了一个马来妇女,生了三个小孩,而哈伦先生则是终日在万丹的商馆里忙着,虽然他抱怨永远处理不完的工作,不过我看他倒是乐在其中。

  库恩先生在两年前成为公司的第四任总督,得以完全一展他多年来的抱负。

  他加强对香料群岛的控制,在各地兴建城堡,从国内招揽各种所需的工匠、牧师和士兵,加强对葡萄牙人的攻势,甚至对于英国人,也准备要把他们驱逐出东印度。

  大体来说,我很满意我在东印度的事业和生活,大大的超出了我出国之前的期望,不过唯一让我感到非常苦恼的,也是我当初所始料未及的,竟是我和库恩夫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大概是在一年前吧,我接到总督府来的邀请函,函中以总督先生的名义邀请我们全家前往府里一聚。这种邀请在那一阵子颇为频繁(虽然我曾经怀疑,以我的身份竟能有如此荣幸)。

  我也没有想太多,只是在心里纳闷:我听说总督先生在三天前动身前往班达群岛,处理当地土着的骚乱,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呢?而珍妮因为要照顾患了感冒的儿子,无法和我一同前去,所以那天晚上,我就独自一人,提着珍妮准备好要送给夫人的自制家乡口味的腌肉,前往总督府赴约。

  来到总督府,我惊讶的发现,客人竟然只有我一个人。库恩夫人没有多说什么(我强做镇定没有多问,而总督先生果然还在达班),一如往常招待了我一顿丰盛的晚餐。餐后,夫人端出了从家乡来的白兰地,我们两人隔着一个小桌对坐着,品尝难得的美酒,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事实上,我简直快坐不住了,椅子上好像有针在刺一样。我平日和夫人的往来并不多(通常在总督府的宴会中,我都只顾着和其它的商务员聊天,是珍妮和其它职员的妻子负责和夫人闲扯),如今这样面对面的坐在一起,让我感到非常的局促。夫人这次假冒总督先生的邀约,肯定有什么我所不知的特别用意。

  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我们聊到了两年前月神号与海星号的旧事(好险,总算有一点话题可以打破尴尬的局面),我们分享了彼此在航程中的有趣经历,当我说到海姆斯上尉以精准的炮术,把阿拉伯海盗打的落荒而逃时,夫人的脸上亮起了异样的光彩(该死,我想起了那次偷窥的经验),然而说到上尉罹难,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连串惨事时,夫人的情绪则明显的沈寂了下来(她应该是想起和上尉之间的一段风流往事吧)。

  我看夫人似乎情绪不佳,便想藉此趁机告辞。这时,夫人说出一句话:“罗尔,我很寂寞。”(罗尔?她一向都是叫我雷理斯先生的!)当我的脑子正忙着解读这句话的真正意思,还没想出该如何回话的同时,夫人站了起来,朝着我走过来,我也连忙站了起来。

  “夫人,你……”我呐呐的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夫人。

  夫人突然投入我的怀中(快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脸伏在我的胸前,不停的低声啜泣着。我一时慌了手脚,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不要难过(虽然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应该想起彼此身份有别,严肃的拒绝她这种突如其来的失礼举动。

  就在我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夫人仰起脸来,眼中含着晶莹的泪光(她的表情那么的无助,令人忍不住想要抱住怀中,好好疼惜一番),轻声说:“吻我,罗尔,吻我。”

  事后想起来,我那时一定是失去了理智。闻着夫人身上袭人的香气,看着夫人微张的娇艳红唇,我无法克制自己体内瞬间燃起的渴望,我低头,痛吻两片香嫩的唇瓣,我粗鲁的强行侵入夫人口中(不,我只是响应了夫人无声的邀约)。

  我们两人的舌头激烈的交缠着,彼此交换着口中的唾沫。似乎连她的唾沫都是甜的,我贪婪的吸吮着夫人的口涎,迷失在如真似幻的美梦中。

  我们倒在铺着波斯地毯的地板上,迫不及待的解开彼此身上的束缚。夫人那如白羊般的雪白胴体使我眼前一亮,浮凸有致的丰满,让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不像珍妮那因为发育时营养不良而导致的瘦小身体,夫人拥有着傲人的天赋,饱满的胸脯,多肉的丰臀,结实而又修长的腿部,散发出男人无法抵抗的性感。

  搓揉着两团柔软的突起,手指挑弄着上面两颗熟透的樱桃,张嘴含入口中,用牙齿咬,用舌头舔,用嘴唇吸,也用手指拽,用各种我想的到的方法玩弄着,夫人像发了热病似的全身打颤,喉头发出阵阵嘶哑的呻吟。

  “哦,罗尔,你太好了,我是你的了……尽情的玩弄我吧……”我分开夫人的双腿,她的身体好像融化似的,不停泌出动情的汁液,我跪在两腿间,舌头沿着大腿滑到夫人的秘处,舔吃着女性的花蜜。夫人浓密的耻毛搔刮着我的口鼻,每当我呼出的热气吹在她的秘处时,都会引起她的身体一阵颠动。

  “啊啊……好人,你逗死我了……哼嗯,快点进来吧,别再让我急了……”

  夫人迷醉的看着我股间骄傲的硬挺,眼神中射出贪欢的情欲,不顾羞耻的说着赤裸裸的淫话。

  我呼应着夫人的邀请,将夫人的双腿抬到肩上,把她的身体向前拗折,让她的私处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我握住肉棒,对准夫人早已就绪的湿润肉洞,却不直接插入,而是用龟头先在外边摩擦着充血的淫唇,一下子轻轻插入,却又立刻退了出来,这立刻又引起夫人双腿一阵乱踢,腹上的软肉一阵发抖。

  如此逗弄着一阵子,夫人几乎发狂的要求我赶快占有她,这时我才抛开一切花招,长驱直入,进到最深处后毫不停留,立刻大肆挞伐她的肉体,猛烈的在她的体内左冲右撞,完全没有想到我从中国商人那里听到的什么“九浅一深”的东方神秘招式,拳拳到肉,没有保留任何一丝力气。

  夫人痴狂的在我的肩上、背上又抓又咬,在我猛烈的攻势之下,毫无招架的能力,只能任我摆布,原本媚人的眼睛略微失神的向上反白,嘴边控制不住的唾液在泛着红晕的艳丽脸蛋上横流,强烈的快感以我们的交合处为中心,流窜在她的全身四肢,原本还能说话的小嘴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只能随着一阵阵的冲击发出无意识的销魂娇喘和呻吟。

  最后我力竭的在夫人湿热的体内洒下我的男性精华。我们两人虚脱的抱在一起,感受着欢好后的余韵,交流着彼此的体温。

  夫人渐渐的回过神来,在我的额头、脸颊和唇上亲吻,说着最动人的情话,赞美我让她欲仙欲死,快活不已。

  我这时才惊悟到自己犯下了什么错事,一个初等商务员竟然勾搭上总督的妻子,如果被发现的话,不是开除那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在东印度,总督就是上帝,所有人的生死都操在他的手中,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不过更让我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夫人会找上我?

  “不,罗尔,请不要强迫我。”夫人拒绝回答我的疑惑,但是在我一再地逼问之后,夫人才娓娓道出了她和总督不为人知的秘密:库恩先生早年在海外的一次战役中,受了重伤,回国疗伤后却发现他已经丧失了男性的能力,心灰意冷的库恩先生从此全心投入工作,将家中的年轻妻子冷落在一旁。库恩夫人忍受不住闺中寂寞和性欲的煎熬,开始勾搭其它的男人。

  听到这里,我的脸色一变,原来我竟只是她排遣寂寞和泄欲的玩物。夫人见状连忙抱住我的肩膀,泪水从她眼中流下,她哀声乞求我不要生气,并说对于从前放荡的生活感到非常后悔,因此才会来到东印度,想要摆脱过去不堪的回忆。

  那为何又会找上我呢?

  夫人止住了泪水,娇羞的说(像个小女孩似的红着脸),我是她来到东印度的第一个男人。

  她很讨厌这里,讨厌这里炎热的天气,讨厌这里漫天飞舞的蚊虫,讨厌这里又酸又辣的食物,讨厌这里到处都是的黑色土人(我告诉她,他们是深棕色,非洲黑人才是真正的黑),讨厌这里到处都是商人市侩的谈话,讨厌这里到处都是水手粗鄙的叫喊。

  总之,她讨厌东印度的一切,但是这里有一个真正的绅士(我飘飘然),她发觉自己爱上了那个年轻的商务员。

  即使如此,她补充说,她当然还是爱着库恩先生,以一个妻子的身份爱着她的丈夫。至于对我,则是以一个纯然女性的身份爱上了我(其实我不太明白她真正的意思为何)。

  那海姆斯上尉呢?我忍不住问她(出于男人嫉妒的天性),如果她真的为过去的放浪感到忏悔,那为何又会在船上和上尉搞上了呢?

  夫人楞了一下,然后像一个当场被逮获作弊的女学生一样低下头,先是惊讶我竟然知道那件事(我向她坦承了那次的偷窥),然后羞愧的表示,她只是想藉由和海姆斯上尉的一段短暂出轨,作为和过去生活彻底切断的一个最后纪念。

  (幸亏上尉死的早。如果海姆斯上尉没死,我怀疑夫人能不能真的守的住自己的诺言,我必须承认,上尉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人了。)我们约定了以后相见的暗号,并且约好了明天晚上再聚。

  夫人依依不舍的在总督府门前送我,一次又一次的吻别后(夫人支开了所以的仆人),我才踏着月光回家。

  从那之后,夫人成为我的情妇(或者是我成了她的情夫)。我非常惊讶夫人的大胆和贪欲的程度,除了总督前往外地的日子时,我们几乎整个晚上都在一起之外,甚至总督在的时候,在总督府的宴会里,她总是趁着其它人不注意,把我拉到无人的阳台上,或是在衣橱里,享受着快速偷情的刺激。好几次差一点就会被发现丑事,我给吓得心脏差点从嘴巴跳了出来,幸好靠着夫人的急智总是可以惊险的瞒过。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黄金时代 下一篇:硬汉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