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司机在线视频94lsj-老司机视频在线观看LSJ-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侠古典】【美人情重】【作者:不详】

派出去的探马很快就回报了,古剑门建的坞壁在伊阙下游七八十里处,离我们正是不远。而伊阕一带,密密麻麻驻的全是蒙古军队,这些蒙古大军属于西路军,原来都是拖雷的属下。有二三万人,把中京府的西面和北面围得密密麻麻。强伸还在城里面苦守,他兵虽不多,但是城防坚固,粮食也足够吃,两方面就这么僵持住了。强伸拼命要维持汴梁西面的战线,而蒙古军也赶着要去和速不台的主力会合,战斗是相当激烈的。
  趁着黑夜,我们远远的避开伊阕蒙古军大营。悄悄的向古剑坞摸去,越走我心下越是火热。终于又能看见沈青凤和孙可仪她们了!但是心里面也有些忐忑,万一她们不在那里,又怎生是好?
  木婉清看我兴高采烈的样子,忍不住在马上伸过手来扭了我一把。嘟着嘴不说话。我看着她小女儿的娇态,也忍不住好笑:“怎么?吃醋了?”
  木婉清哼了一声:“我吃什么醋?只是看不得你这个兴高采烈的样子,好象赶着去投胎一样。”我在马上双手作揖:“娘子你就饶了相公我吧……”
  突然顾及到自己形象,看看四周,发现他们早识趣的散得远远的把我们围在中间,才继续嬉皮笑脸的朝木婉清讨饶:“你的两位姐妹也是和相公我共过患难的,就和你一样。大家在我心目中地位没有分别,相公恨不得把一颗心分成三份给你们才好呢。”
  木婉清看着我,淡淡道:“三份就够了么?”
  我顿时有些心虚。木婉清叹了口气:“我爹也是对每个太太都一片真心,可家里还是闹得不可开交。你以前见面感觉不过是个油头滑脑的小子,后来一同掉进水里后,又发现你这人还有细心体贴的时候……后来在许州耽了些时日,觉得你统领人马,打仗耍诡计也很有一手。以后地位高了,还不知道你要拉多少好人家儿女进火坑呢,现在这些牙痛话都是白说。反正我就记得你发过的誓,你要是哪天对我不起,我亲手把箭射进你的心口。”
  我一时觉得有些毛毛的。看着木婉清在月下分外清丽脱俗的面容。心下感念这个小美女这些天来一直陪我出生入死。心头一阵火热,就在马上探过身去,亲在了她丽花初晕般的面颊上。
  木婉清啊了一声,羞得都不打我了,拨马就逃了开去。身后还传来了杨过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吃吃的笑声。
  真没面子啊。
  离古剑坞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跳越快,简直象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古剑坞是个不大的小寨子。背靠嵩山支脉,面朝伊水。寨墙大概有一丈高的样子。周围散落着些粮田,但是都被收割得干干净净。我有些诧异,不是还要过些天才到开镰的日子么?在老虎砦那么久,对什么时候打粮食,我可是关心得很。寨子周围有一圈宽深的壕沟,吊桥高高拉起。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个小寨子有一种紧张的神气。
  快到寨子的时候我们燃亮了火把,这时已经转过了一道山弯,是再不怕蒙古人看见的了。不过寨子上面看到我们的火把却吓得跟什么似的。顿时那锣筛得震天价响,人影很快就站满了墙头,寥寥无己的弓箭也全部张开了,其他全是些矛子刀剑什么的。我借着寨墙上的火光,努力想找我认识的人。突然就看见了康用!他正换了一身河南乡民的打扮,在指挥着自己的手下戒备呢。
  我兴奋的招手大喊:“老康!老康!我是雨辰啊,雨家第二的!清凤和可仪她们好吗?”
  再按奈不住心中的欢喜,催马就冲到了吊桥前。木婉清紧紧跟在我的身后,寨墙上又有一个人影也在那里又叫又跳:“妹子!妹子!你没事啊!我可担心你了!”靠,原来是段誉。看着木婉清兴奋得脸都红了,在那里拼命和他招手,我倒莫名的吃了一点小醋。
  我的清凤和可仪呢?
  吊桥放了下来,寨门也赶紧打了开来。我一头冲进寨子里。发现人堆里有一个认识的谈大鹏,跳下马就扯住他的领口:“你的两个师妹呢?现在在哪里?”谈大鹏难过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让我心一下沉了下去。连讲话声音都嘶哑了:“她们在哪里?”
  一个人拍拍我的肩膀,我恼怒的回头一看。原来是个朴实憨厚,手上都长满老茧。庄户人一般的中年汉子。康用陪在他的身边向我介绍道:“雨公子,这就是古剑门的掌门,沈涵阳先生。”我这时心里哪还容得下其他东西,胡乱的点了个头就想问他沈青凤和孙可仪怎么样了。
  沈涵阳却知情识趣的先开口了:“我的两个女徒弟心下很是记挂公子,清凤这小丫头病倒多日了,可仪现下正在服侍她吧……蒙公子颁赐灵药,沈某感激不尽。”我一下呆了,都没有回礼,就回头朝谈大鹏吼叫:“她们既然好好的,你干嘛这么看着我,还不说话?”
  康用咳嗽一声,低低对我道:“我看是雨公子把他领口抓得太紧了,他才这么难过而且说不出话来。”
  问明了她们的所在,我再不管其他人了,闷着头就冲了过去。几个转弯,就看到了他们告诉我的那间小土屋。在屋前我不由放慢了脚步,这生离死别的,又终于见着了。我真怕这只是一场梦。
  门支呀一声,一个青衣布裙的小女孩推门出来,手上端着些药渣。在月光下正好和我碰了个迎面。她吓了一跳,后退一步仔细的看着我。突然手一松,手上的药罐一下落在地上,打得粉碎。我也再忍不住了,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她正是孙可仪,两月不见,她清减了许多。面上也不再有小女孩子的稚气。虽然还没出嫁,她却挽了个小妇人的发髻。孙可仪在我怀里无声的哭着,终于号啕了起来,双手用力的在我身上乱掐,还不停的咬我。我也是心情激荡万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屋子里悠悠传来了沈青凤发问的声音:“小师妹,外面人声喧哗的,你怎么又哭起来了?”
  孙可仪一把拉着我跨进了屋内,就见我念兹在兹的沈青凤靠在床头,旁边一灯如豆,她神情平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是……真的清减了,简直都快瘦得成了一把骨头。只有眼睛还是又大又亮,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我。突然头一歪,就这么倒了下去。
  我忙和孙可仪对她又是掐人中又是人工呼吸,又是给她导气,忙乱了好一会她才悠悠醒转,抓住我的手,沈青凤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低低道:“这可是梦?老天可怜我,让我能在梦里这么清楚的见到你。以前虽然也梦过,但是总没这么清楚……”
  我紧紧的搂着她:“这不是梦!清凤,我真的回来了,我真的来找你们啦。”感受到我身体的热度,沈青凤这才明白了过来,紧紧抱着我也开始哭泣起来,背后孙可仪也抱着我,两个女孩子就这么哭做了一团。
  闹了好半晌三人才分开,我一手搂着一个听她们叙话。原来她们当夜看着我们落水之后,都发疯也似的要下水来救我们,但是被郁朗的那些手下缠住了,好不容易打发干净了。沿河搜索了一夜也什么都没找着。正准备去下游再找。突然上游放下来许多金国准备去蔡州运粮的船只。看着他们在那里,以为是敌人,马上又开始动手,康用无法只得起啶,向反方向边打边走,一直纠缠了两天才躲了过去。这时如果再去找我,眼见是没什么指望的了。沈青凤她们还要把药给她们师傅。只得就这么忍痛前行。
  一路千辛万苦,赶在蒙古军队重围中京府之前到了古剑坞。师傅的事情是了了。沈涵阳也派出多少子弟四处和两女一起寻找,连康用和段誉都一起出动了。结果路上遇到蒙古小队,还很死了几个人。
  沈青凤她们不忍心看着同门再去冒险,只得万般无奈的回到古剑坞,回来就病倒了,也不肯吃药。要不是孙可仪一直陪着她,强挨着她看病吃药,只怕我到了这里,她已经是芳魂渺渺了。
  我听着又是感动又是惭愧。也娓娓的把自己一路的经历说了,听到我吞吞吐吐的把和木婉清的事情和盘托出,两女只有相对苦笑。说到我一路的惊险处,她们又为我担心。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子话,才算把我们的离情倾诉完了。
  我看天色已经很晚,寨墙又已经打着二更了。心下想着还有好多事情要和康用沟通。也不知道杨过他们安顿下来没有。就准备要离开。
  却被二女死拉着不肯走,我柔声安慰她们道:“我们日子今后还长着呢,今天还有好多人我还没见,谭道长他们啊,康用啊,你们师傅那里我也要交代一声。我自己手下的人也要安顿……这里是你们家,我那么晚了还赖在这里,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孙可仪笑道:“谭道长他们早回终南山啦,至于我师傅他们那里,你没看到我们都挽起了发髻么?师姐说我们早是你的人了,今后就该为你守节,师傅也是同意的……你不会是赶着去看木姑娘吧。”
  我看她吃醋有些好笑,但是又心下感动。这个世界的女孩子,爱了就是爱了。而且爱得那么的义无返顾,一颗心全系在了你的身上。看着沈青凤也拉着我的手,眼睛霎也不霎的看着我,我的打算顿时就化做了满腔柔情。
  杨过他们那么机灵,肯定是早把自己安顿得好好的了,至于其他人么……明天再说吧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