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司机在线视频94lsj-老司机视频在线观看LSJ-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跳伞事故

我双脚向前一蹦,很快惊心动魄的冒险迎面而来。沫雨婷本来还沉醉于我的游玩当中,身体突然向后翻腾,顿时吓得有些面容失色;四肢下意识紧吸着我,就像一条捕到猎物而紧咬不放的大型八爪鱼。

  风声震耳欲聋,如同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入,直穿耳膜。”风霆,我害怕,呜呜我害怕“,女人的心理素质果然还是稍微欠佳,也不能怪她,毕竟刚才跳的那么突然,而且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平躺状态,类似男压女的姿势;我脸朝下,可以看到白花花的地面逐渐靠近我们,而沫雨婷脸朝上,却是什么都看不到,害怕也是正常的。

  ”别%#amp;*说#^%#*话==%#_—,抱紧我#%^“。他娘的,面对着凶猛烈风的冲击,容貌已被压的肌肉扭曲,再跳几次伞恐怕必要到韩国整整;不得不说,大自然的力量可真他娘的恐怖,现在说句话都像抽了风似的,真鸡芭难受。”否“,跳伞成功打开,却没有丝毫缓慢的迹象,我心说完了完了,这伞明显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再这样下去非摔成肉酱意大利面不可。”霆,我们该怎么办,是我害了你,都怪我不好“,”傻#%^*瓜%^《#,是我#·'#*^自愿的;别怕,有我在“。

  快接近地面时,空中的压力已经消失不见,但降落的速度依然没有减慢;我心想反正都得死,还不如赌一吧,看看老天心软还是我命硬。接着我一手猛拉住降落伞的方向控制器,没错,只拉住一个方向,这样降落伞就会随着那个方向而转动,我想这样应该能减缓不少速度。 确实有用,但不明显,除了刚开始那一次剧烈的晃动减缓稍许,随后就立马恢复原状,继续坠落。我就纳了闷,难道今天非得摔死不可?不,别乱了阵脚,先观察地面情况,要是海洋,我们可能还有生存的机会,但如果真的是陆地,毫无疑问,爆酱肉丸子。

  随着紧张局势升级,呼吸也变的频繁与沉重,我和沫雨婷两人胸贴着胸,让我感到极其的压迫感;不过好在沫雨婷的巨奶,上下起伏好比肉垫,顿时让我心胸豁然开朗,紧张感也随着柔和软度而慢慢减少。

  尼玛,你海洋就海洋,他娘的还能结上一层冰,你当是Chu女膜啊,靠,真他娘的倒霉。”霆,我们是不是没救了,都怪我,不然你也不会没命“,”别傻了,我们两个都能活,相信我“,我现在只能对沫雨婷稍作安慰,然而再去想办法,但这速度这距离看来,没时间了,我们马上就要着地。

  一定要冷静,冷静;我心急如焚,眼看就要撞上了。

  靠,有了!尼玛去吧比卡丘。随着quot;bongquot;的一声,再迎来了两人落水的声音;真是惊险,差点就这样给栽了,幸好幸好,看样子得救了。刚才,就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我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的防身宝器,急忙之下掏出往冰面一扔;宝器就是宝器,果真威力无穷,厚实的冰面立即被扔出一个大洞,刚好能藏身于我俩。话说此时的宝器形成圆珠形状,扔起来的手感的确不错,但这不会招天谴吧,别人对宝器爱不释手,我却当它草;命都差点没了,还想这么多干嘛。

  咕噜咕噜的泡泡声叫个不听,刚掉进水里的我好比鱼儿,三两下就把身上的绳索灵活解开,但这水真他妈的凉,透心的凉;再看向沫雨婷,已经晕了过去,吓的我不要不要的;我急忙把她抱出水面,看样子应该是撞到水压,然而导致昏迷,呼吸正常。

  我把沫雨婷放到一边,再次跳入水里,去寻找那件可以救命的宝器。我在水下寻找了片刻,最后在一块深海冰块中挖了出来,我知道这件宝器有修复的作用,不然蛇女的皮肉早就被我打的不成蛇样,还能死的这么清秀吗;废话不多说,这得马上让她穿上,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冷了,再这样下去沫雨婷的身子会承受不住的。

  不过,脱光了效果会不会更好呢,肯定更好,呃,就这么办了。沫雨婷身上的衣物非常单薄,别说是胸衣了,就连内裤也没穿,就一件背心以及那条我脱下来给她的短裤,我这两下就给扒下来了,不过我早把宝器伸展开来,放到地上,先垫住她的背部,不让她受冷。

  虽然摸过,也隔远看过,但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沫雨婷的雪白裸体,真心让我着迷了;挺拔的玉峰顶端竖立着两颗细小的粉嫩肉芽,自己没猜错,丨乳丨头果真比正常女性的小,而且相当可爱;一路向西,目光投向沫雨婷那平坦的小腹,接着浓密三角区,以及白嫩光滑的修长美腿;每一处,都好比为她的独特魅力而量身定做。

  如果是自己欲望的过失而导致沫雨婷身亡,自己实在过意不去;邪不胜正,最终我还是压制住自己的欲望,迅速为沫雨婷做起人工呼吸。”呼…呵…呼…呵“,我先是用嘴巴狂吸上一口气,然后用一只手轻轻地捏住沫雨婷的高挺鼻子,再用另一只手同样轻轻地按住她那秀美的下巴,然而嘴对嘴,再缓缓的为她吹气,现在要做的就是能让沫雨婷醒来的急救办法。

  连续做了一段时间,沫雨婷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我心说难道真的是所谓的红颜薄命,随后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傻逼说法,我的女人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还能救活。管不了这么多了,都说是自己的女人了,刚才身体也被我调教过,现在还能尴尬不成;我二话不说,立即把右手盖住左手,然后放在沫雨婷的胸口处,有规律的按压着;每按30下,然后又给她人工呼吸,为她吹气,然后再做同样的事情。

  ”咳咳…咳咳咳“,沫雨婷在我及时的急救措施下终于醒了过来,小嘴吐了点水,可能是刚才在水里被呛上几口;当她看到我的时候脸上明显划过几分喜悦,应该是知道我们都已经安全着地。”我们没事了,我们没有死“,说完沫雨婷一拥而上的抱着我,久久没有松手,就这样一直的抱着我。

  肉体在冰凉的海面上显得更加灼热,欲火焚身的念头再次丛生;很快,两人狂躁的身体散发出蠢蠢欲动,然而我的手心再次伸向沫雨婷那白里透红的肉躯。”风霆,好好的爱我一次,我想要你;但我…风霆,其实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但我没办法阻挡你的男性魅力,我…呃“。

  还没等她说完,我猛烈的攻势早已一触即发;我迅速将嘴唇贴上沫雨婷的性感柔唇,运用舌尖超凡的灵巧度进行上下滑动,尽情挑逗着沫雨婷这水灵香唇;果然不出所料,沫雨婷的口腔在随后便逐渐被我攻破防线,嘴唇之间露出了细微的缝隙。随着缝隙,我灵敏的舌尖占尽优势,利用速度与激丨情般的突击将她一一征服,好让我单刀直入,直捣黄龙。

  一瞬间,舌尖里传来了布丁般的酥软,唾液分泌好比锦上添花,促进了双舌打转的情调,然而相互交替舌头嘴唇缠绵,看场面可真有些饥渴难耐。

  ”呃…呃……呃……呃…噢“,呻吟声断断续续,毫无顾忌地从沫雨婷甜美的声带中发出。法式浪漫持续激烈,慢慢的让我沉醉于这与沫雨婷的赤裸交心;触觉,视觉,味觉,更多的还是嗅觉,现在处于两人交合的前夕,近距离可以闻到沫雨婷的一丝体香,清新淡雅而不浓郁。

  她的阵阵香气扑鼻而来,利于刺激大脑,的确让我有些不能自拔;顿时,我加快了嘴舌活动的速度,嘴里的舌头渐渐从刚开始的挑逗转化成此时的”强迫“,不仅环绕在沫雨婷的粉舌之上,就连充满雄性激素的双唇,此时也正卖力的吸吮着,好比施暴一般来的疯狂。说真的,不是我不会怜香惜玉,只怪这一切来得实在过于猛烈,本以为沫雨婷会无法接受这种狂野粗暴的性茭魅力,但再看向此时的她明显表现出一副非常享受的神情,酥软的喘息声更是随着鼻腔而阵阵弥漫开来,极其妖媚;我这心也就安了下来。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沫雨婷毫不意外已经沦落为我的囊中之物,身体便乖乖的任我摆布,兴奋不已。

  多说无谓,下手在于快狠准,说的恰恰就是现在这个时候。我双手迅速脱下自己的衣物,但这并不代表着这场精彩的吻戏就此结束,反而越战越勇;话又说回来,此时的激吻又怎能少的了两人爱侣般的身体接触。我与沫雨婷彼此之间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抚摸对方,不排挤,反而欲求刺激作用加大,无疑为我粗壮非凡的青筋Rou棒添新了一番色彩;随后便直接形成了一条坚硬而霸道的”洪荒铁器“,尺度相当惊人。

  终究还是需要解释解释,其实是这样的:一直以来,我对自己身上的这条鸡芭都会相当的自信;但因为在国外,从初中开始我已渐渐发现自己的性器官竟然会比同龄的外国人小。之前年龄较小,并不知道有人种之分这一说法,更不知道外国人的鸡芭远远超出自己的尺寸是因为外国人自家的基因传承,然而从那开始我便逐渐感到自卑,有时候甚至连去躺厕所也要偷偷摸摸,为了就是不被别人知道自己所拥有的尺寸;虽然自己那时候才12岁,但自尊心这东西,早已产生。

  随后我质询了很多网站,也翻查了很多资料,得出的结果都说出了营养以及锻炼。没办法,为了Xing福而下定决心的我从此踏上了武痴这条道路;那几年来,我彻底的沉迷于强身健体这方面上,每天从早到晚就是一副格斗狂人的模样,为了就是假以时日将必成大器,能威震四方。(说的并不是武术界,而是床单上)岁月如流,经过漫长的四年苦训,在我16岁那年,自身的荫茎增大为15CM,我这才稍有满足;也就在同一年,我成功的跨越16年来的处男生活,从此踏入花花世界。

  我伸手贴在沫雨婷的肉奶之上,动作简单粗暴,对准沫雨婷的美胸揉捏百遍,弄的沫雨婷Yin声不断,骚气逼人。在我看来,如果这胸是人工制造的,恐怕现在已经漏胶囊蛋白了,这还哪能供应的上我这千揉百捏;而且这种程度的抚摸,多少胶丨乳丨才能承受的起,所以毫无疑问这是真材实料,是天然的人间胸器。此时我心里倍爽,沫雨婷这奶牛果真是天然的,我这下可要赚翻了;心说看来这极品炮友一定要长期发展,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呀。其实早在刚才我就猜出个大概,因为只有天然的胸部才能这般柔软舒适,但先前一直没有放下心来,现在知道真相的我不但没有流下泪水,反而心里美滋滋地。

  粉红小嘴,易守难攻,现在却沦陷在我灵巧的舌尖下;傲人双峰,柔软嫩滑,现在也被我把玩在手心。这种事情对于沫雨天来说的确蛮有快感,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以及第一次赤裸相见于陌生人面前,沫雨婷虽然看似骚气,却从来没有做过这样惊人的举动;现在的她尽情享受着年轻男子所发出来的雄性荷尔蒙,让她的肉躯在短时间内连连快感,所谓的禁果沫雨婷是尝到甜头了,这将会是她堕落的源头;玩弄中,虽然时而也能让沫雨婷痛苦的叫出声响,但她却已经没有任何要抗拒的念头。

  随后,不为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沫雨婷在接下来的各项技巧中渐渐形成主动,这个我心照不宣;因为接下来不管从接吻还是从身体触摸上,沫雨婷都犹如一位高高在上的指挥官,从刚才的一一被动,到现在的反被动,可以看出沫雨婷十分饥寒,应该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男人的温暖,这好比一个人在沙漠上长期脱水,然而现在有水供应,那人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喝下,而且是拼了命的去喝。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强行主动,还真让我有些百感交集,也不能称得上委屈;不多说,就让我做回安静的美男子吧。

  她缓缓蹲下身子,在趁我不注意的情况下一手握住我那抬头挺胸的巨棒,用嫩白的指尖为我轻轻舒缓着绷紧的身体。”好…好大“,这是沫雨婷握住之后下意识对Rou棒的评价,随后呆滞了片刻便用玉手轻轻将其套弄,动作是多么轻巧,多么柔情似水抚摸着,撸动着,渐渐让我遗忘掉此时逃生的重要性。

  很快,我便沉醉于沫雨婷的手活当中,这种美妙绝伦的感觉,在随后的几秒竟迅速蔓延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并且给我带来了一丝酥麻的快感。

  画风非常Yin乱,两人依旧在寒风阵阵的冰面上进行交心前戏,看来干柴烈火,可真不是一般的难耐。

  随后沫雨婷逐渐展现出自身的狂野,从她满怀欲求的脸蛋上可以看得出来,而且那单调的手法也不知何时做出改动,只感觉她纤细的玉手温柔地触动着我那鸡蛋大小的睾丸,指尖更是在睾丸的边缘形成丨人走路的步伐而进行摩擦;随后,沫雨婷抽出一只玉手,从她两腿之间的神秘潭丨穴中摸出一把液体,之后再迅速回到我的巨棒之上,将晶莹剔透的白色液体轻轻抹在我的Gui头处,然而紧紧握住巨棒,用大拇指压着Gui头后便围绕着其而快速转动,连穿动作相当熟悉,一气呵成。

  沫雨婷的就地反击,让我青筋暴露的鸡芭显得更为兴致勃勃,可以看出它并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减压。沫雨婷专心致志地为我而忙活着,而我也专心致志的享受着她给我带来的快感,所以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更多的也只有身体上的互动。

  我不清楚自己的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突然对沫雨婷的付出而充满爱惜,然而我将右手轻盈地停留在沫雨婷的脸颊上,用手心去抚摸、去感谢沫雨婷为我所付出的一切。被我这样一掺乎,彻底的打断了沫雨婷的节奏;她缓缓的抬起头,看向我,泪水虽然一直在眼眶上打着转,但她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这种感觉,就像男女之间对彼此的珍惜而被感动,是美好的,是幸福的。

  对视没有太多的停留,沫雨婷又渐渐响起她那精美绝伦的吹箫声。突然,我感觉胯下的鸡芭一下子被什么东西给包裹着,很舒服,也很温暖。当我眼睛再次向下望去,这下子我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那温暖如春的地方,原来是沫雨婷的狭窄口腔,她此时正在为我Kou交。别说我大惊小怪,弄的像个处男似的,以前当然有过Zuo爱经验,只是那都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别多想,本人不搞基,不会是男男;其实相比之下是技巧上的问题,我或多或少也上过10多个女生,但也仅仅只是女生,脱衣上床操上几遍,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和眼前这位风韵犹存的熟女压根没法比,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呃…呃…啵…呃…啵…好大…哦…“此时沫雨婷正津津有味的吸吮着我的巨棒,鼻腔也时而发出诱人喘息声,险些让我把持不住身心的颤抖。为了增加效率,沫雨婷更是竭尽所能,身上的两只玉手断断续续而忙个不停:一只紧握住鸡芭的根处,带动着嘴巴一起深入;而另一只则是托住睾丸,轻轻玩弄着两边的球状物体,刺激着我的敏感器官。随后,沫雨婷可能觉得这样还不够,粉嫩的小嘴里更是使出浑身解数;Kou交,说的就是口腔与性器官的交涉,那又怎能少的了沫雨婷的香艳柔舌呢;与此同时,她灵活的舌尖更是作为快感的源头,在塞满鸡芭的口腔里游刃有余,利用舌尖针对性的上下挑动,直攻我那感性的马眼。

  沫雨婷的那般爱惜,真真实实由内心深处渗透而出,好比将眼前的这条粗大Rou棒视为珍宝:”呃…呃…好吃…哦…大鸡鸡好吃…“。果然,催丨情发作的女人最为Yin贱,自从含住我的Rou棒开始,就连一刻钟也没松开过小嘴,生怕一旦松开了就能让我跑了似的。话说没完,此时的沫雨婷正跪在冰层上为我埋头苦干,胸前傲人的双峰紧夹住我的荫茎,然后低头用小嘴紧紧包裹着我的Gui头,运用前推后吸而进行Kou交;节奏把握的也非常不错,时快时慢,相当有趣。

  我心说这沫雨婷还真不简单,要不是哥哥我炮场上战过两年,就沫雨婷这通下来,恐怕早已阵阵连发了。但随后一想,沫雨婷这般打炮的功夫他娘的都快胜过专业女优了,不管是从她服务的力度还是Kou交的熟练度,都已超出我接触过的范围,可以说这是本人与熟女性茭的第一炮,还没正式开始就能让我终身回味了,威武。不管怎样,我心里还是存在着一丝困惑,在我看来这沫雨婷果然不止表面上的妖娆,这么熟练的掌握技巧也不知操练过多少男人,该不会是个万年松吧。

  战斗打响已久,我也不想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虽然沫雨婷的口活相当不错,总能让我有She精的冲动,但毕竟嘴巴不是荫道,虽然两处各有千秋,但说到操起来的舒服程度,荫道会更胜一筹。不说其他,就拿沫雨婷今天的表现来说,人家好歹为了你连嘴唇都磨破了皮,你要是不慰劳慰劳人家,这话哪说的过去呀,对吧;该出手时就出手,自己被动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实在憋屈。我轻轻地抚摸着沫雨婷的美白脸颊,告诉她已经可以了:”雨婷,把身转过去,屁股翘起来“。

  听到我的命令,沫雨婷顿时娇声回应,身体并同一时间转身就绪;屁股翘起、两腿分开,迫不及待的她早已做好了一切迎合的准备。对于她来说,短暂的10几分钟口活,是如此的漫长;加上自身持续瘙痒,简直让她饱受煎熬。

  ”快点…快点进来,我想要大鸡芭…我想要大鸡芭操我,呃…快进来“。马上就可以尝到荫茎的强烈滋润,沫雨婷能不疯吗;要不是这些年来一直有着成丨人用品的抚慰,她甚至可能连怎么被操都早已忘的一干二净;当每次需要的时候只能握住那条冰冷的假鸡芭捅之又捅,在她的人生里无疑这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我手缓缓探进沫雨婷臀部中间的缝隙里,用修长的中指随着她荫唇两侧而上下滑动,但却始终保持着没有插入,这下弄的沫雨婷呻吟不断,苦苦哀求着说让我别再折磨她了,说她现在只想要一条真实的Rou棒来狠狠抽插她那潮湿的骚丨穴。

  ”真骚,都湿成这样了,想不到巨轮上遇见的美女空姐,居然是这副Yin荡的模样“。看到沫雨婷Yin丨穴里洪水泛滥的情形,我忍不住就是一个巴掌,”啪“的一声重重地拍在沫雨婷粉雕玉琢的屁股上,可能是因为兴奋的原因让我拿不准力度,拍的沫雨婷顿时就尖叫起来,而且嫩滑细腻的屁股上也随着拍打而变的红透;”风霆…风霆,我求你了…好难受,快点…快点用鸡芭狠狠地操我“。其实她不说我也会立即这样做,你以为就她那Sao逼难受啊,我这弟兄抬头挺胸都翘了好一段时间了,Gui头都有些充血,再这样憋下去真有可能出现什么危害。

  然而,我一手贴在沫雨婷的柳腰上,一手握住自己的鸡芭,带领着雄伟壮观的巨型Rou棒直插入沫雨婷的小浪逼口。”哦…好…好大,慢点…哦…慢点“,沫雨婷似乎还没有习惯这种尺寸的Rou棒,刚一进去就开始悲声惨叫。他娘的都被欲火焚身了,还哪顾得上怜香惜玉;当Gui头成功进入沫雨婷的荫道时我就连忙腰身一挺,整条18公分的巨型Rou棒直接埋没于沫雨婷的荫道内,情形相当之冲动;这个时候,我只感觉到她的美丨穴依然很紧,和我刚才想象的万年松区别很大;但这所谓的乱冲乱撞,好比暴力冲突,荫道就这样被我硬生生的撑开了,这无疑是沫雨婷万万没想到的事情,痛得她眼泪顿时哗哗直流。

  ”啊…好…好痛…轻点…呜呜…你轻点…“,听到沫雨婷一连串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无奈的我只好缓缓的停了下来,但Rou棒却依然插在沫雨婷的Sao逼内修身养性,时而也轻轻发力。随后,我俩就这样定格在毫无遮掩的冰面上足足有五分多钟,等沫雨婷逐渐的缓过气来,荫道应该也没先前的剧烈疼痛,我才再一次抽动起我的雄厚腰身,再一次踏上日逼之旅。

  随着我坚挺的抽插,沫雨婷的惨叫逐渐消失,逐渐变成另一种酥软柔和的Yin叫声;除此之外,身体激烈撞击的啪啪声也做出了尤其重要的贡献,此时它们犹如一首美妙动听的小曲,断断续续弥漫在雪白的冰面之上,是如此之美。

  两人赤裸着身却没有感到一丝寒意,看样子应该是宝器形成的隔膜大有作为,才能让我俩在这么恶劣的冰面上尽兴相交。沫雨婷此刻就像一条Yin贱的母狗,跪在地上用她那肥美的浪逼尽情迎合着我的凶猛攻击;而我却像是一个骑马的暴徒,双手从沫雨婷身后紧紧拉住她的小手,然而使用后入式将她狠狠暴操;每一次的进入,不仅能精确的触碰到沫雨婷那娇小的G点,而且还可以用鸡芭直接顶到她子宫的位置,所谓我这种尺度操她是非常合适的;”哦…哦…鸡芭好大…快点…快点用大鸡芭狠狠地操死我…呃…好爽…呃…快点…快快…快要飞了…“。

  说到征服女人,我对自己还是信心满满的,也略懂一些Xing爱技巧,而我现在用的恰恰就是Xing爱技巧里面的三浅一深,而且配合着我自身惊人的速度以及体能,沫雨婷不叫才怪。

  这一战相当激烈,沫雨婷在我勇猛的攻势下前前后后泄了三次,结果她毫无疑问被我训得服服帖帖,最后还是在她的哀求下,我才将白色丨乳丨液淋漓尽致地释放出来;可想而知,此时沫雨婷的子宫里是多么的丨乳丨白。

  经过长达数小时的放荡不羁,沫雨婷明显有些精疲力倦,此刻正趴在冰面上直喘着大气,一动也不动;说白了就是因为刚才接二连三的高潮所导致她体力不支,再加上她那头凌乱不堪的秀发显得格外凄美。而我完全相反,Rou棒不仅没有丝毫疲倦,反而越战越勇,此时依旧停靠在沫雨婷的荫道内蠢蠢欲动;说真的我本想与她再次放纵,欲望却被眼前的凄美而瞬间熄灭,随后我便打消了再来一次的念头。

  我身体向后一退,Rou棒从沫雨婷的水丨穴中抽了出来,绷直的身形凉在空气中显得有些不满,但最终还是被自身的意志力所克制住。此时此刻,沫雨婷荫道内就像拔了塞子的水池,先前我往她体内射进的Jing液迅速往外渗透,源源不断将一发不可收拾。

  随后,我捡起先前脱下的衣物,把沫雨婷荫部的白色Jing液温柔地清理干净,然而将她轻轻抱起,怜惜的往她苍白小嘴上亲了一口,我清楚的知道这次我再也没有先前般的粗暴。沫雨婷用深情的眼神看向了我,随后对我微微一笑,便伏在我的胸前小鸟依人的睡了过去,嘴角微微留下幸福的弯度。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